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玩弄貞子
玩弄貞子


  假期的時間總是最快的,松本感覺在家什么都沒做,就又上班了。青木被叫到了警視廳廳長的辦公室,出來后,青木面色鐵青,真的是名副其實的“青木”了。松本見青木心情不好,便提議中午請青木去吃天婦羅和玉子燒,這青木也是個吃貨,聽到別人請吃飯,面色立刻好了起來:“臭小子,說定了啊,敢騙我看我不打死你。”松本作為實習警察,工資是比青木低許多的,但他既然肯下本請青木吃飯,就證明他覺得這頓飯值。


  中午,青木大口吃著天婦羅:“哎,別說,這家的天婦羅還真是美味啊。”松本則一臉壞笑地看著他:“前輩,好吃的話,多吃點,以后還有機會請您吃。”青木像是被餓了幾天一樣,只顧面前的天婦羅,沒有聽懂松本的意思。松本見青木不主動問,那自己只好主動說了:“前輩,聽說廳長找您是因為童守町又死了一個人,是真的嗎?”青木沒有防備,隨口說著:“當然,這案子很棘手啊。”突然,他反應了過來:“哎我說臭小子,你怎么知道廳長和我談話內容的?啊?真是可惡啊!”松本將玉子燒的盤子送達了青木的面前:“嘿嘿,恰好路過嘛,是不是真的嘛?”青木見松本已然全部知曉,自己也沒有隱瞞的必要了,于是對松本打開了話匣子:“是啊,童守町又死了一個男的。這次是男的老婆報的警,她說她在洗衣服,聽見樓上有人倒地的聲音便沖上樓查看情況,結果發現男的倒在地上,死狀跟柳木町的女高中生一樣,電視里還是一片雪花。”松本若有所思般點點頭,青木則拿起筷子,輕輕敲了松本的腦袋一下:“我說,臭小子,你可別出去跟人隨便說啊!”松本又滿臉堆笑道:“哪能啊,但是求師父這次帶我一起,不然我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管住嘴,到時候在民眾中產生恐慌……”青木在松本頭上又敲了一下:“哎!混蛋哎!你這是在威脅我嗎?不過既然你都不怕,那明天就跟我出個現場。”松本眼睛一亮,趕快站起來鞠了個躬“真是太感謝了!

  是夜,松本照例被青木留在了辦公室值班,松本等到所有人都走掉便進入了警視廳案件管理系統,調查起最近發生的離奇死亡案件。果然,柳木町的案子,死者的同學曾聽死者提起過詛咒錄像帶的事情。據說看到了這錄像的人,會接到一個神秘電話,電話另一邊沒有聲音。而第七天,看過錄像的人會再接到一個電話,那個時候就是他的死期。死者一律死相凄慘,面色發青,表情猙獰,好似臨死前看到了很恐怖的東西。


  松本又查了近五年的類似案件,發現死者確實是按照傳聞說的那樣,表情猙獰,雙手痙攣成雞爪狀死亡的,而死因則全部為心臟麻痹。松本的心情一下子就沉重了下來,畢竟自己也看過這部片子,而自己則如那老人所說,只剩下五天了,自己的生命正在倒計時。


  倒數第四天,松本趁著跟隨青木走訪群眾的功夫,四處打聽著詛咒錄像帶的事情。據說,大阪曾有一超能力女子,名叫山村智子,她曾在民眾面前表演過超能力,可民眾卻對她的超能力產生了畏懼。山村智子有一個二十歲的女兒,名叫山村貞子,這貞子生得美麗動人。


  一雙美目攝人心魄,鼻梁高挺,唇紅齒白,不加打扮便可虜獲無數男人的心。這貞子還有一雙修長纖細的長腿,腿上沒有一絲多余的贅肉,不知有多少男性看了貞子的腿后邊回家將自己的精華送給了腦海中貞子的腿。貞子不僅人生得漂亮,超能力也比她的母親山村智子要強,如此完美的一個人難免會遭人妒忌。一日,貞子預言村子將要有大災難,勸村民搬走。可村民一方面出于嫉妒,一方面畏懼貞子的超能力,不僅不相信貞子的話,反而對她進行了一頓辱罵。災難如期而至,火山無情地爆發了,火山灰籠罩在村子的上空,村民死傷無數。活下來的村民不去反思自己的過錯,反而說這是貞子帶來的災難,于是他們上門將貞子活活打死,又扔下了水井。貞子的怨念附在了錄像帶上,看過這錄像帶的七天后必死。松本將打聽來的消息與自己看過的錄像帶內容結合起來,似乎有了新的發現。松本為了研究貞子的事情,向青木請了三天的假,青木雖然罵了松本一頓,但也同意了松本休假三天,不過代價就是要值一周的夜班。


  第七天,松本做好了一切準備,躺在沙發上,等著”死期的到來“。鈴鈴鈴,一陣電話鈴聲響起,松本深吸一口氣,接起了電話。”您好,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是松本先生嗎?“一個甜美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松本送了一口氣:”是啊,我的信用卡逾期了嗎?“”您誤會了呢,我是,山村貞子,是來取您的性命的,為了避免殺錯人,特此確認一下嘻嘻。“這甜美的聲音說出這種話來,松本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來,他只覺得頭皮發麻,渾身無力。突然,沒有插電源的電視打開了,先是閃了一下雪花,緊接著是那口石砌的井。一只手搭在了井壁上,緊接著,一長發白衣女人從井中冒出了頭,爬出井,她拖著雙腿,用雙臂在地上爬行著,向電視外爬去。松本屏住呼吸,動彈不得。那女人繼續向外爬著,松本手中的電話也傳來甜美的聲音:”松本先生,貞子來找您了呢!“這女人爬到了電視的前面,竟將頭從電視中伸了出來,緊接著又是一只手伸出了電視。 突然,一串佛珠套在了貞子的脖子上,貞子便立刻動彈不得,停止了動作。”QQ牛力自由!(急急如律令!)“松本雙手合十,念道。貞子用力掙扎,卻絲毫使不出力氣。松本悠閑地走到貞子面前,用一根手指抬起貞子的下巴,貞子精致的面容便露在了松本面前,松本望著貞子的絕世美顏,壞笑了一聲:”貞子小姐,初次見面,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貞子被迫含陰莖”貞子小姐,我有個大膽的想法~嘿嘿嘿~“貞子被松本的佛珠囚禁,動彈不得,抬起一雙晶瑩剔透的眼睛,仇恨地盯著松本,然而,她無能為力。松本家是幾代陰陽師,最出名的要數松本清張,這松本清張是安倍晴明的徒弟,曾協助安倍晴明封印八岐大蛇,而這位實習警察松本用來控制山村貞子的佛珠,就是松本清張曾經用過的,其法力可想而知。


  松本蹲了下去,將臉貼近貞子的臉,壞笑著用手背摸了下貞子嫩白的臉。貞子的眼中噴出怒火,牙關也是緊緊咬著,一副要吃掉松本的表情。而松本看著貞子這種極度憤怒卻又無能為力的表情卻是興奮異常,一言以蔽之:你越憤怒,我越興奮。松本用手替貞子整理了下有些亂的頭發,這貞子雖然是鬼,但頭發卻一點都不臟,反而帶有一種櫻花的香氣,松本將頭埋在貞子的秀發中,深吸了一口氣,這香氣讓他感覺自己仿佛在櫻花園之中。


  松本本就是血氣方剛的小伙子,再加上長時間沒有性生活,所以突然出現的這個女人,不,女鬼身體上的香氣讓他血脈噴張,下體漸漸起了反應。沒想到我松本太郎的第一次與女性性交,竟然是和一個女鬼!松本跪在貞子面前,雙手捧起貞子白皙的臉龐,撅起自己的嘴,朝貞子粉嫩的唇上吻了下去。一股甜蜜的味道在松本的口中迸發開來,松本感覺自己的唇吻上了一塊果凍,不,它比果凍還要軟嫩Q彈。再看貞子,眼中仍噴著怒火,但是帶有了一點羞澀,蒼白的雙頰也稍有了一點血色。松本用手輕捏貞子的臉,貞子的嘴便張開了一些,松本又將自己的唇湊了上去,緊緊吻住貞子的雙唇,這感覺實在太美妙了,要知道,松本第一次接吻還是在初中時代。松本吻了幾下貞子,又將舌頭伸進了貞子的口腔,肆意舔舐著貞子每一顆牙齒,他又將貞子的舌頭用力吸吮進自己的口腔,品嘗著貞子的香舌。幸虧貞子現在是動彈不得,不然非得把松本的舌頭咬下來不可。


  熱吻使得松本渾身燥熱,下體也是把褲子頂出了一個小帳篷。貞子的心里五味雜陳,一方面是想殺死松本的憤怒,又有女生被男生強吻的羞澀,更帶有一絲期待。她雖然生得美目流盼,面容姣好,但由于自己的特殊身份,根本沒有人愿意接近自己。現在一個長得還算帥氣的男生強吻了自己,貞子也是感覺到了一股電流在自己的身體里游走,早已停止跳動的心臟也有了一些悸動的感覺。


  松本見貞子真的動彈不得,便更加放肆,他竟然脫下了自己褲子,用手擎起自己的陽具,一步步走向貞子。貞子似乎知道了松本接下來要干什么,眼神中竟有了一絲畏懼,憤怒也更加強烈了,強烈的憤怒使得電視機有些輕微晃動,但貞子仍是動彈不得。松本一臉壞笑地將自己的陽具湊近貞子粉嫩的小嘴,用手套弄著自己的陰莖,使它變得更大。他套弄了自己的陰莖幾下,粘稠的前列腺液從馬眼中流出,滴在地上。松本當然不肯讓這么寶貴的東西就這樣浪費,于是壯著膽子,抬起陰莖,用沾滿了前列腺液的龜頭蹭著貞子小嘴和白嫩的臉。貞子憤怒異常,卻只能從喉嚨中擠出:”呃呃呃“的聲音,看著殺人無數的女鬼在自己的陰莖下面動彈不得,臉上和唇上還沾著自己的前列腺液,松本越來越興奮了。松本用手將貞子的嘴張大,將她的蜜舌從口中拽出,然后又抬起陰莖,在上面來回摩擦著,松本舒服得輕輕哼了起來。


  貞子眼中的憤怒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委屈和無奈心酸,幾顆晶瑩的淚珠順著她那沾著黏液的精致的面頰留下。這是松本的第一次,從未如此玩弄過女人,或者說女鬼的他感到自己像是被電擊了一般,酥麻的感覺沿著貞子舌頭上的龜頭傳到陰莖,再傳到陰囊,最后傳遍全身,到達自己的神經中樞。他獸性大發,用力挺動腰身,那粗大的陰莖便擠入了貞子的口中。松本站在貞子面前,低頭看著這位著名女鬼含住自己的陰莖,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他用一只手按著貞子的后腦,將自己的陰莖全部插進了貞子的口中,龜頭自然是插入了貞子狹窄的喉頭,貞子的喉嚨生理性地想向外嘔著,可松本的陰莖頂在那里,自己又無法動彈,只得任由眼前的男人玩弄著自己。一陣羞恥感涌上了貞子的心頭,但在這羞恥感中不知為何多了一絲期待。看著面前的陰莖,聞著下體的腥臭和一點尿騷味,她竟然有一點想主動吮吸那插在自己喉嚨,讓自己干嘔的大肉棒。


  貞子的干嘔讓松本感到了一陣巨大的吞咽感,貞子的喉頭緊緊夾著松本紫紅的龜頭,刺激著他的冠狀溝。第一次真正與女性發生性行為的松本真的控制不住了,嘶吼著將精液射進了貞子的喉嚨,下體一陣劇烈抽搐。貞子感到一陣粘稠滾燙的液體出現在了自己的喉嚨,緊接著一股腥臭又有些咸的味道在口中蔓延開來,就像是有人喝了爛荔枝和爛桂圓汁泡生魚頭,然后又嘔了一口粘痰涂在了自己的嘴里。她想要掙脫,想要吐出這惡心的液體,可她并不能。松本盡管射出了精液,但陰莖卻絲毫沒有發軟,他繼續用力在貞子的口中抽插起來,龜頭與喉頭碰撞發出”噗噗噗“的聲音,貞子的唾液與自己的精液混合物被插了出來,順著貞子的嘴角流了出來。無盡的快感刺激著松本的神經,他不斷加大對貞子嫩嘴的抽插力度,呼吸也越來越急促,不時發出幾聲低吼。


  由于動作過于劇烈,貞子脖子上的佛珠與電視柜激烈地碰撞著。松本正享受著無與倫比的快感,只聽”啪嚓,稀了嘩啦!“,貞子脖子上的佛珠竟然就這樣給碰散了。松本這才意識到,自己改給佛珠換一條繩子的,可是,似乎已經太晚了。他連忙抽搐陰莖向后退著,腳踩到了一個佛珠,他重心不穩坐倒在地上,向后挪著,身體緊緊靠在沙發的坐墊上,驚恐地盯著貞子。


  貞子見束縛接觸,便扭了兩下脖子,從電視中伸出手腳,爬了出來,站在地上死死地盯著窩在沙發前的松本,掛著精液的嘴角微微上揚。貞子脫身戲松本貞子爬出電視機,站起身,死死盯著窩在沙發前的松本。松本感覺自己大難臨頭,想要從褲兜中掏出曾在香灰中埋了49天的銅錢來控制貞子,可惜貞子哪能讓松本有機會再次束縛自己。她伸出右手,隔空抓住了松本的脖子,稍用力,將松本整個人都提了起來。松本像是一只被人捉住的青蛙,四肢在空中胡亂揮舞著,企圖掙脫貞子的控制,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的。松本只覺得呼吸越發困難,頭上又麻又脹,眼前的景象也漸漸變得昏暗了起來。貞子本想直接掐死松本,可她覺得就這樣讓他死了,太便宜他,于是右手一揮,將松本摔在了茶幾上。


  茶幾是鋼化玻璃的,松本落下的力道還不足以將它砸碎,倒是松本摔在了茶幾上,后背疼痛難忍。他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咬著牙在地上來回翻滾,企圖減輕后背的痛苦。嘴角還掛著精液的貞子緩步走向松本,低頭看著他,冷冰冰地問道:”松本先生,您覺得自己的精液很好吃是么?“松本倒在地上,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對…對不起,饒了我吧,貞子小姐。“貞子邁步上前,抬起修長的腿,一腳踩在松本的臉上:”我在問你話,你覺得自己精液很好吃么?“松本掙扎道:”對…對不起,它的味道并不好,請寬恕我,拜托了!“貞子冷笑了一聲:”你吃過自己的精液?“松本的臉被貞子踩得變了形,說話也變了聲音:”沒,沒有,只是猜測。“貞子笑道:”那你應該嘗一嘗再下定論的。“說著,她喉嚨用力,緊接著一口精液吐在了松本被踩著的臉的邊上:”吃了它!“一股濃烈的腥氣灌入松本的鼻腔,要自己吃自己的精液,這太難了吧?松本剛一猶豫,貞子加大了腳上的力度:”最后一遍,吃了它!“松本無奈,伸出舌頭,試著舔舐那坨令人作嘔的白色粘液。松本的舌頭剛一伸長,貞子便送來了踩在他頭上的腳,用腳跟踩住他的舌頭:”吃啊,怎么不吃?“貞子一邊說著,一邊輾踩著松本的舌頭。松本疼得眼淚都留了出了,口中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貞子玩了一會兒,坐在沙發上,看著松本趴在地上舔食他自己的精液。”過來!“貞子命令道,她伸出剛剛踩著松本舌頭的那只腳,用腳底對著松本:”把自己的臟東西舔干凈。“松本不敢猶豫,將已經出血的舌頭貼在貞子的腳跟上,不斷舔舐著。


  貞子讓松本腳,命令松本跪在自己面前,松本立刻跪伏在地。貞子解開白袍,露出了美麗白皙細嫩的胴體,雙腿張開,放在茶幾上:”松本,你剛剛讓我干了什么,現在就自己干什么,懂么?“松本疑惑地抬頭看著面前赤身裸體的貞子。貞子一巴掌打在了松本的臉上:”我讓你給我口交,真是個笨蛋!“松本連忙往前爬了幾步,將臉湊近貞子的黑色森林。貞子的陰部并沒有女性陰部的”海鮮“味,反而又是一股青草的方向夾雜著一絲櫻花的甜味。松本伸出舌頭,用舌尖撩撥著貞子的陰唇。貞子的下體剛剛被松本強迫深喉時便已經濕了,松本的舌尖刺激讓的貞子下體越來越濕潤。貞子原本毫無血色的臉漸漸紅潤了起來,雙目也越來越迷離。松本又加大舌頭上的力度,用力舔著貞子的大陰唇,品嘗著貞子體液的清香。緊接著,他又用嘴含住了貞子的整片陰唇,用舌頭和雙唇不斷按摩著,貞子的陰唇在松本口中”吞吞吐吐“。松本是第一次,貞子更是第一次,她享受著胯下的男人賣力舔舐自己的下陰,她第一次知道,性愛竟是如此美好的事情。


  松本一邊舔著,一邊抬頭偷偷看著貞子。她真美,雙目微閉,靠在沙發上。白皙的脖頸下便是那美麗的鎖骨。繼續向下看,貞子的胸盡管不是太大,但也是同樣的白嫩,兩個可愛的乳頭被包圍在那一圈褐色的乳暈中間。她腰肢纖細,盡管是坐在沙發上,她也的腰腹也沒有一絲的多余贅肉顯露出來。下邊就是這茂密的黑森林和這粉嫩多汁的蜜穴了。松本看得陶醉了起來,他從被迫為貞子口交變成了心甘情愿。而貞子則輕哼著享受著一絲絲電流從自己身上劃過。


  松本見貞子十分享受,便開始了下一步攻勢。他用舌尖輕輕撬開”花瓣“,貞子的”花蕊“便露在了外邊。松本放棄其他地方,專心舔舐貞子的陰蒂,他不斷加快舔舐的頻率,不斷加大著力度。他能感覺到貞子十分享受自己的口舌服務,因為她已經開始擰動下身,水越流越多,還用手將自己的頭死死按在陰部,兩條肌膚柔嫩的大腿也摩擦著自己的雙耳和面頰。還有,貞子叫的聲音越來越大了。


  貞子的喘息越來越粗,她腳下一用力,將包裹自己陰道那溫暖的嘴踹開,自己則貼在了天花板上,緊接著她伸出雙手,隔空將松本扔到沙發上,自己也緩緩落在了松本的身上。她將臉貼近松本那驚恐的臉,輕聲說道:”進來。“松本懵住了,他沒有聽懂貞子說話的意思,貞子一遍喘著粗氣,一遍調皮地伸出舌尖,輕舔松本的耳垂:”我說,讓你進來。“松本還是沒有聽明白,歪著頭看著貞子,貞子一下子將自己的唇堵在了松本的唇上,不顧他滿嘴的淫液,將舌頭伸進他的口中,瘋狂攪動著,松本也迎合著貞子,兩條舌頭就這樣交織在了一起。


  二人吻了近十分鐘,貞子一遍舔著松本的唇邊,一遍說道:”我說,我讓你肏我,用你那粗壯的陰莖插到我的陰道里,然后狠狠地抽插,狠狠地肏我,聽懂了么?“松本眼睛瞪得溜圓,他不敢相信。貞子又向松本的脖子吹著熱氣,用甜甜的聲音調皮地說道:”如果你未經我允許就射出來,讓我玩得不開心,我可是會殺掉你的哦~“松本抱得女鬼歸貞子朝松本的脖子哈著熱氣,用嬌媚的聲音說道:”如果你未經我允許就射出來,讓我玩得不開心,我可是會殺掉你的哦~“說著,貞子騎跨在松本的身上,用手握著松本的陰莖,不斷揉搓著。松本剛還以為貞子要殺死自己,下體也就軟了下來。貞子用纖纖玉手把玩著松本軟趴趴的陰莖,用舌頭舔著松本驚恐的臉。貞子是女鬼,身體自然是沒有溫度的,盡管剛剛起了些反應,但身體仍是冰涼的。松本只感覺一個有滑又嫩卻冰涼的東西握住了自己的陽具,上下套弄著,還時不時用手指繞著松本自己的馬眼打轉,可松本因為驚恐,就是硬不起來。


  貞子見裝,趴下身子,用她那小嘴兒含住了松本蔫蔥一般的陰莖,用舌頭不斷挑逗著。貞子口中含著陰莖,含糊不清地說道:”如果松本先生在三分鐘內還沒有硬起來,將陰莖插進貞子的陰道里,那貞子就要把這沒用的東西拿走了呦~“說著,貞子輕輕咬了松本的陰莖一口。松本努力克制著自己內心的恐懼,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貞子美麗的裸體和吹彈可破的肌膚上了。在貞子和松本的共同努力下,松本的陰莖終于硬了起來,捅到了貞子的喉嚨。


  貞子一口將松本的陰莖吐出來,又自己的頭移到了松本的口唇處,輕舔了一下松本的嘴唇:”很好,現在,你可以和貞子性交了。“說著,她跨在松本身上,用手扶著松本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道,坐了上去。一瞬間,松本感覺一股電流傳遍全身,這是從未體驗過的感覺,緊接著,他感覺自己好像掉進了冰窖一般,整個身體都被冰水包圍著。為了讓自己能夠暖和一點,松本開始挺動腰身,用陰莖摩擦著貞子濕潤嫩滑的陰道,試圖通過摩擦的方式來給自己制造一些熱量。松本這一動,貞子便舒服得發出了一聲浪叫:”呃嗯~加油啊松本先生!“說著,她自己也開始抬起屁股再落下,讓松本的陰莖在里面最大幅度刺激自己的陰道。松本見貞子配合,自己也開始放肆起來,他也開始加大了陰莖的抽插力度,貞子的叫聲便越來越大。貞子甜美又嬌媚的聲音給了松本一劑催情劑,他開始加快陰莖在貞子陰道中的抽查速度,貞子也是隨著松本的動作盡力配合著。松本的陰莖很長,每一下都能插到貞子的陰道頭,貞子覺得每一次碰撞,自己的腹腔就會被一根堅硬的棒棒頂一下,這種感覺是她做鬼多少年來都沒有體驗過的。一陣陣快感從松本的龜頭,冠狀溝傳到前列腺,再傳到全身,他越來越用力地干著身上的貞子,此時的貞子在他眼中就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妙齡少女,至于鬼不鬼的,他早就拋在了腦后。


  看著自己身上搖晃著身子,甩動著長發,眼神迷離,表情享受的貞子,松本的性欲越發強烈起來。他舉起雙手,揉捏起貞子兩個B罩杯的小咪咪。松本明顯感覺到貞子渾身顫抖了一下,他先是用手背蹭著貞子胸部柔滑的嬰兒般的肌膚,真軟啊,這是自己碰到過的最軟的東西了!緊接著,他用手指繞著貞子的乳暈打起圈來,時不時用手略過她的乳頭。松本感覺自己連大腿帶小腹全被貞子的愛液浸濕了,然而貞子還是一邊浪叫著,一邊大力挺動著自己那纖纖細腰。


  松本精蟲上腦,沖破了他的理智。他將貞子往下拽,自己則用一只手支撐著翻過身子,這樣,貞子便被松本壓在了身下。貞子的眼中早已沒了憤怒,取而代之的無盡的嬌媚和享受,甚至還帶有一絲羞澀,她對松本叫著:”松本大人,請您,肏死我吧!“松本見自己取得了主動權,反而將陰莖拔出了貞子的陰道,貞子瞬間悵然若失。松本用手把著陰莖,在貞子的陰道口蹭來蹭去:”想要么?貞子小姐。“貞子瘋狂地喊著:”快!快給我!求求你了!快插進去!“松本嘿嘿一笑:”叫爸爸。“貞子沒有猶豫,脫口而出:”好爸爸,求求你肏我,求求你了,給我,給貞子吧,貞子想要!“松本心中涌上了一股征服的快感,他將陰莖狠狠捅進了貞子的陰道,貞子大叫了一聲。


  松本繼續與貞子做著活塞運動,二人的身體碰撞在一起,發出”啪啪啪“的美妙旋律。貞子在下面不斷大叫著,她眉頭緊鎖,雙目緊閉,眼皮上的長睫毛撩動著松本的神經,她面頰粉紅,粉唇輕啟,那淫蕩無比的浪叫竟是從這里邊發出的。松本開始改變戰術,他先是淺淺地在貞子的陰道口摩擦三下,而后突然狠插進去,貞子便又一聲大叫,上身還抽搐了一下。松本不斷運用著從電影中學到的姿勢,”三淺一深、九淺一深“等技法換著花樣在貞子的身體上實踐著,貞子被蹂躪的連叫都沒力氣,只能張著嘴享受著松本的抽插。突然,松本來了感覺,加大力度的同時加快了頻率,口中還發出陣陣低吼,貞子被插得一陣抽搐,大量的液體從陰道中噴射而出,整個屋子里都彌漫著櫻花的味道。貞子高潮的同時,陰道抽搐帶來的巨大吮吸敢使得松本也沒有忍住,將精液射到了貞子的陰道中,松本的口中嘶吼著,下身也是不斷抽搐。松本泄了勁,將陰莖從貞子的陰道中拔了出來,順勢倒在沙發上,口中不斷喘著粗氣。與此同時,貞子也是被干得沒了力氣,汗水將長發粘在了她的額頭,她眼神迷離,酥胸隨著呼吸起伏著。一人一鬼,就這樣躺在了沙發上。片刻,貞子突然飄在半空中,伸出手,掐著松本的脖子將他提起,眼睛死死地盯著他:”我好像說過,未經允許就射精,是會受到懲罰的!“貞子的嘴角突然上翹:”那就罰我們永遠在一起吧,嘻嘻,好嗎老公?“言畢,貞子松手,松本掉在沙發上,暈了過去。


  呼~松本從沙發上爬了起來,環顧著四周,一邊用手擦著額頭上的虛汗,摸著自己的身體:嗯?我沒死么?松本又看了一眼擺放整齊的茶幾和正在放映著加勒比電影的電視機,松了口氣,媽的做噩夢了。他起身下地想要倒杯水給自己,腳卻踩到了一個硬物,硌得生疼。松本俯下身子將那東西撿了起來,用食指和拇指捏住,迎著光仔細檢查著:”這圓球看著怎么眼熟啊?“突然,他愣住了,這不是斷掉的佛珠么?他轉身想要逃離屋子,卻一頭撞上了一女子,他抬頭一看,這女子長發白袍,睫毛細長,美目流盼,鼻梁高挺,嘴唇粉嫩。松本驚恐地向后退,那女子卻一步步跟了上去,她笑道:”怎么了?不是說好,永遠在一起么?老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