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女奴學校的生活
女奴學校的生活
摩爾莊園大門處懸掛著醒目的條幅「歡迎新同學」,兩側站滿了身穿統一黑色皮質制服的引導員,指引著新生先到主樓一樓注冊登記,確認信息無誤后簽署一份合同,合同內容主要包括五年內的生活聽從學院安排,薪金支付方式等內容,簽好之后到二樓昨天面試那間房間去開會。嘉嘉順利地辦完了一切,來到二樓那個會議室,負責開會的是昨天那個中年女子,她逐一點過學員的名字之后,開始了面無表情的訓話:「首先,歡迎大家來到金牌奴隸學院,你們30位是昨天面試中的佼佼者,我是你們這一期培訓的總負責人,你們可以叫我莎姐,以后我們會常常見面。第二,從明天開始,開始30天的正式培訓,無特殊情況不得與外界聯系,前10天學習的為基本常識,每天每節課都會有課堂測試,加上你當天的其他方面表現,每人每天都會得到一個綜合分數,這些分數加上第十天的期末測試成績,我們就會開始分班了,你們30個人當中將有十人接受女奴課程培訓,十人接受女仆課程培訓,十人接受女傭課程培訓,這三者的區別我就不多說了,大家心里都清楚。第三,我希望你們清楚本學院的性質是培養奴隸,這30天的培訓會非常痛苦非常艱難,大家都要有個心理準備,具體細則要求會在課程表后面體現,總要求就是一點:服從,」為什么「三個字是本學院的大忌,不管是什么指令,只要聽明白就照做。我要說的就是這么多,接下來按注冊時得到的學號站好,我帶你們去培訓場地參觀。」
  嘉嘉她們面對這個嚴厲的女老師,大氣都不敢出,趕忙站好,隨著老師走出主樓,嘉嘉的學號是 1號(后來才知道是因為面試成績最高),走在隊伍的最前面,她們穿過了一大片碧綠的草坪,來到一棟四層的小白樓面前,一進門是一個非常開闊的大廳,面積足有 200平米,沒有任何隔斷,沖著門口的墻上是一整面墻的鏡子,地上鋪著厚厚的羊毛地毯,進門的右手邊放著一個高約兩米的透明玻璃柜,里面掛著皮鞭、戒尺、有孔木板等常見刑具,一側的桶內還插著幾根藤條和一大把繩子,看到這些東西,有的姑娘不禁輕喊出聲。莎姐邊走邊進行講解:
  「這里是以后早晚集合的地方,每天早上七點 30分,晚上9點30分,準時來到一樓大廳開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請假。」一樓大廳里面就是食堂,看起來跟大學校園里的食堂沒什么兩樣,唯一不同的是只有桌子,沒有椅子,因為不管是女奴、女仆還是女傭,站著吃飯都是理所應當的事。二樓是幾個公共課教室,有一個非常明亮的舞蹈教室,把桿立柱等一應俱全,還有一個像是理論課的教室,30張小矮桌擺放得整整齊齊,不用說,當然是跪姿上課,還有一個看起來很奇怪的教室,雖然面積很大,但是里面盡是一些形狀奇怪的桌子和架子,聰明的嘉嘉突然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二樓還有醫務室、小型圖書館等基礎設施。三樓一側是進行各種測試的地方,比如期末考試等,一側用于懲罰,也就是對表現差不聽話的學員給予警告,也用于體驗課,如體驗各種形式的吊刑就是在一間垂著各種可調繩索的房間,狠打一頓屁股之后罰坐就是在一間高度只能容人坐下的房間等,莎姐輕描淡寫地講解著,而有的姑娘已經嚇得掉了眼淚。通往四樓的大門上了鎖,莎姐解釋說,那是分班之后女奴上課的專屬地區,就不帶她們參觀了。
  莎姐又帶領著大家向地下走去,原來地下一層又是別有洞天,首先映入眼簾的卻是冰冷的三個大字「懲罰室」,莎姐開門之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整整一面墻上琳瑯滿目的都是各種各樣的工具,眼尖的學員發現,墻角甚至有一平方米左右的水池,里面注滿了水,水里浸泡著可怖的藤條。在她們進去的時候,三個穿著比基尼的女人正在努力地擦洗地面,三個男人正手拿皮拍監督著她們的行動,她們的身上都是五彩斑斕的傷痕,屁股上簡直沒一塊好肉,一個女人只是下意識地看了嘉嘉她們一眼,便被勒令跪直身體,用皮拍扇了好幾個耳光,莎姐說,她們在學院被統稱為垃圾,是在拍賣會上無人問津的女傭甚至女仆,每天早晨打一頓屁股后在學院做著最低賤的工作,直到下一次拍賣會舉行。仿佛預見到了自己未來生活的悲慘,大家都露出了絕望的表情,而在看到了住的宿舍之后,這種絕望就更加明顯了,地下一側就是宿舍,三面是墻一面是鐵柵欄,兩人一間,空間也并不大,除了兩張床兩個三層柜子之外,沒有任何多余的地方。此時,每個人的床上都放著四套衣服,兩套是白色小背心加白色運動短裙,兩套是黑色蕾絲胸衣加黑色丁字褲,要求每天必須更換并及時清洗,床下放著一雙黑色高跟鞋,一雙白運動鞋和一雙舞蹈鞋,打開柜子,第一層就把大家嚇了一跳,里面赫然是一把光滑的原木色戒尺和一根三指寬的皮帶,以及一副黑色的項圈、手圈、腳圈,莎姐說除非是老師要求,否則無論什么時候這三樣東西都不能摘,二層是基本生活用品,三層是各種療傷的藥膏。每個人的床頭上貼著一個考核表,要由自己每天如實填寫,用于第十天期末測試進行懲罰,柜子上則放著一份課程表,課程表的背面是密密麻麻的規矩要求。
  看看時間是下午三點左右,莎姐讓大家回各自的寢室整理整理,五點半準時到一樓食堂吃飯,吃完飯六點到一樓大廳集合開會,要求穿統一的黑色蕾絲內心丁字褲并戴好項圈等,自己現在穿的衣服鞋子等直接丟掉就好,同時利用這兩個小時背下來所有規矩,一會兒要隨機提問。跟嘉嘉分到一個寢室的姑娘叫萌萌,是個不折不扣的萌妹子,雖然身高還不到 165,身材也不是十分纖細苗條,但是一身比嘉嘉還要白皙細膩的皮膚,一雙大大的眼睛配上齊齊的劉海,讓她看起來非常乖巧安靜、招人喜歡,兩人相視苦笑,簡單聊了幾句就趕快開始換衣服,雖然大家都是女性,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換衣服的千金大小姐宋嘉歆同學還是非常非常害羞,相比之下萌萌就坦然多了,迅速換好了衣服后兩人又互相幫忙戴好了項圈等物,來不及多交流,兩人趕快開始背誦冗雜的規矩。
  每天大致的生活就是 5點30分準時起床洗漱穿衣,六點在大廳集合進行體能訓練,七點吃早飯,七點 30分開早會,8點到10點為第一節課,10點半至12點半為第二節課,12點半午飯后,一點到三點為第三節課,三點半到五點半為第四節課,五點半準時開飯,六點到八點是第五節課,八點到九點半之間是一天中難得的休息時間,然后犯了錯誤的學生往往會在這個時候接受懲罰,九點半準時開會,十點至十一點為洗衣整理時間,十一點準時熄燈睡覺。除了體能訓練時穿運動服運動鞋,其他時間均要求穿黑色比基尼和高跟鞋,前十天每天第一節為形體課,第二節是心理課,第三節為基本常識課,第四節為體驗課,第五節為技能培訓課,教師可以通過隨堂表現隨時對學生進行懲罰。
  吃過晚飯后,大家都來到了一樓大廳,蕾絲衣和丁字褲根本起不到任何遮擋作用,少女們兩瓣柔嫩嫩的屁股全都暴露在空氣中,隨著走路的節奏上下擺動。
  大廳里不知何時多出了五張長凳,長凳的中間還有一個枕頭一樣的凸起,每張凳子上放著兩把戒尺、兩根皮帶,十個精壯的男子打著赤膊站在莎姐身后,就是再傻也能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姑娘們都嚇得抖成一團,不敢抬頭,「跪下!」莎姐突然大聲說,大家均是一愣,有幾個機靈的迅速跪到了地上,其他人也趕忙學著跪下了,「無規矩不成方圓,為了讓你們能更加清楚地認識到自己的身份,每個剛來的學員都要先抽上一頓戒尺,一頓皮帶,以示警戒,現在,學號為 1-5號的站出來,其他人也按順序跪好看著!」嘉嘉哆哆嗦嗦的走到了最前面,對于長凳上那冰冷的物體她心里還是十分害怕的,「自己趴上去,雙腳并攏,雙手抓住凳子,臉貼在凳子上,戒尺皮帶各20下,數量不多,打的就是你們的心服口服,都給我保持住這個姿勢,不許出聲,喊叫、躲閃的當下不算,再加一下,用手去擋的,加打手心 5下,要是誰從凳子上掉了下來,就捆起來翻倍重新開始打,聽明白了么!」大家都嚇得不敢出聲,前五個趕快趴了上去,嬌嫩的屁股正好放在凸起上,翹得高高的,十名男子兩人一組,開始毫不留情的責打。「啪!」嘉左側的男子落板,嘉嘉拼命咬緊了牙關才沒有喊出聲來,而二號姑娘就沒有這么溫順了,「啊」的一聲輕呼溢出齒間,于是她的數目變成了21,饒是嘉嘉非常能忍耐,20下戒尺也挨了30多下才打完,而當她終于能放松一下的時候,第一下皮帶又呼嘯而至,戒尺一次只能覆蓋半個屁股,而且是打到肉里面的鈍痛,皮帶則是抽下來了,仿佛要把屁股上的兩片肉帶走一般,嘉嘉疼的汗如雨下,卻是咬緊了嘴唇再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只希望酷刑趕快結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后,皮帶終于停止了肆虐,她被人一提一拉,丟下了長凳,沒等莎姐發話,趕快跪到了一邊,這時另四個人的懲罰還沒有結束,滿屋子只聽噼里啪啦的聲音和輕輕地啜泣聲,到第二輪開始,又換了十個不同的男子掌刑……等到30個人的訓誡般都打完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八點,這頓酷刑足足持續了兩個多小時。最多的姑娘足足挨了50多下,屁股上甚至出了紫紅色的小血點,可是所有人不得不拖著紅腫的屁股跪直身體,接受莎姐對于規矩的隨機提問,一個俏生生的姑娘因為一時緊張沒想起來,馬上就被抓上長凳,足的又補了十板子,兩瓣屁股上的肉不停抽搐,可憐極了。全部結束之后,大家只能互相攙扶著下樓,回到寢室休息,又互相幫忙涂了藥膏,第二天還要早早起床,迎接新的挑戰。
  第四章:第一天
  由于還沒有做好充足的思想準備,剛到的第一晚又挨了頓好打,幾乎每個姑娘都是在啜泣聲中進入睡眠的,對于未來十天的生活,她們簡直不敢想象。朦朦朧朧中,時間就來到了第二天清晨五點半,一陣尖銳刺耳的鈴聲響起,嘉歆不情不愿地爬了起來,轉頭看了看自己的屁股,不禁感嘆特效藥膏的神奇作用,只是一個晚上的時間,紅腫就已消褪大半,只剩下微紅的檁子印。看看時間不早了,她急忙叫醒還在睡夢中的萌萌,兩人迅速整理好床鋪,刷牙洗臉,把長發在耳后盤起,穿好運動裝,急忙來到一樓大廳處,生怕一個不小心又給自己帶來懲罰。
  六點鐘的時候,莎姐帶著一位身材非常健壯的男子來到大廳,并向大家介紹這是她們這十天的體能訓練師阿金,阿金看起來非常嚴肅,一手拿著點名冊,一手拿著秒表,就在準備點名的時候,兩個一臉驚恐的姑娘由于起晚了才到大廳處,第一天的訓練就足足遲到了八分鐘。莎姐的臉色已經非常不好看了,可還是忍住了沒有說什么,任由阿金帶著30個姑娘到了室外的草坪上。點名了之后,莎姐在每個人裸露的大臂處寫上了每人的學號,然后首先進行的就是耐力訓練, 400米一圈的草坪,慢跑十圈。阿金的命令一發出,所有的姑娘都快哭了,要知道,嘉歆作為舞蹈專業的學生體育測試也只是1000米,這4000米該怎么辦!可是看著阿金嚴肅的樣子,誰都無從辯駁,30人的隊伍就這樣啟動了。由于昨天晚上全部挨過打,有的人還被打的很重,所以速度并不快,盡管如此,在跑到第五圈的時候已經有個姑娘開始掉隊了,這個編號為26的姑娘臉漲得通紅,汗水打濕了額發,只見她雙手捂住胸口蹲在地上,說什么也不肯繼續跑了,阿金見狀一把把她從地上撈了起來按在了左邊膝蓋上,左手掀起她的白短裙,右手脫下她的一只運動鞋,「啪啪」地扇在了她只穿了內褲的小白屁股上,由于記住了昨晚的教訓,她并不敢叫出聲來,阿金手勁并不小,運動鞋的牛筋鞋底打起來聲音也很清脆,足足打了20下后才將她丟在地上,此時大部隊已經跑到第六圈了,阿金的命令很簡單也很粗暴:「去,繼續,十圈跑完罰兩圈,什么時候跑完為止。」見此狀況,幾個又快掉隊的姑娘馬上三步并兩步地跟上了。
  26號姑娘滿臉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汗水,從地上趴了起來默默穿好了鞋子,捂著腫痛的屁股默默跟在了隊伍后面,還好姑娘們的速度也開始越來越慢,到了第八圈的時候,眼看萌萌也跟不上了,從隊伍前面一直掉到了最后,嘉歆馬上用不多的力量抓住她往前拖,另外三個姑娘就沒那么好運了,逐漸脫離了隊伍,阿金此時非常生氣,讓三人并排跪趴在地上,把手中的點名冊卷起來,輪流抽打三人,直到三人中一個機靈的開始求饒:「啊!啊!老師!啊!我們錯了!啊!我們好好跑步!」才停了手。并發出命令:「一樣,加罰兩圈!」此時,大部隊已經完成了十圈的任務,都累倒在了終點,姑娘們無一不大汗淋漓,氣喘吁吁,阿金宣布:原地休息十分鐘。草地上只剩可憐的四個姑娘還在繼續跑圈,八分鐘后所有的姑娘才都回來,此時,她們的休息時間只剩下了可憐的兩分鐘,看看表已經六點四十了,阿金馬上帶她們進行了第二項訓練,蹲馬步,他先是自己示范了一下標準動作,并要求姑娘們模仿,此時,他手里已經多了一根莎姐剛取來的竹鞭,只聽到滿院傳來了「啪!目視前方!」「啪!手端平!」「啪!往下蹲!」以及姑娘們輕輕地啜泣聲,阿金要求姑娘們保持標準的馬步十分鐘,到了第三分鐘就有人開始堅持不住了,不斷開始晃動,阿金手中的竹鞭就跟張了眼睛一樣,三十個小翹臀輪番抽打,雖然隔著裙子和內褲,可那薄薄的一層又能起什么作用,終于熬過了十分鐘,許多姑娘的大腿、小腿、手臂、后背都被抽出了一道又一道鮮紅的檁子,屁股就更不用說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七點,阿金倒是很準時的揮手讓大家解散,莎姐帶領著筋疲力盡的姑娘們排隊走進食堂。早飯倒是非常不錯,每人都能領到的一份包括牛奶、面包、雞蛋、咸菜,吃飯的規矩是不許挑食,盤子內的必須全部吃光,如果不夠可以自己到前面去添,不管是吃東西還是喝水都不許發出聲音,否則就會被老師手中的皮鞭抽打。嘉歆本不喜歡牛奶的味道,卻也知道這不是自己任性的時候,少不得捏著鼻子喝了進去,一時間只見三十個姑娘整整齊齊的跪在長桌旁邊,整個食堂只能聽到流動檢查的老師「噠噠」的皮鞋聲,偶爾也會傳出鞭子抽在背上的聲音和女孩極力隱忍的啜泣。
  吃過早飯之后,大家都迅速回到住的地方換好上課時穿的衣服,然后來到大廳集合,今天是第一次早會,誰也不敢遲到。七點半的時候,莎姐帶著兩個手持兩根竹板,看起來很強壯的女子來到大廳,看到按照學號順序雙手背后站在大廳里的大家,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開始簡單的總結了一下今天的情況:「第一天出早操,總體來說大家表現都不錯,只有兩人晚起遲到,四人在跑步時掉隊,其他同學基本通過,因為是第一天,就不對大家那么嚴格要求了,我希望你們明白,來到這里就是學習規矩的,把自己在家里大小姐的那一套都收起來。現在,9號、19號出列,遲到,十板,開始。」 9號女孩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雖然早就意識到了遲到會被責罰,卻沒想到這么快,眼看19號女孩已經走出隊列,當眾彎下腰,兩腿保持筆直,雙手扶住膝蓋,將猶帶著紅痕的屁股盡可能撅到最高,一條小小的丁字褲根本起不到任何遮擋作用。莎姐見9號還是沒有動,柳眉一皺:「9號,不服責罰,加五板!」9號如夢初醒一般,抬頭望著莎姐問了一句:「為什么?」為什么?莎姐沒有回答,而是加了一句:「頂嘴,再加五板,共20,狠狠打!」倒是跟著莎姐來的女人沒有耐心一般把 9號拽了出來,把她擺成和19號一樣的姿勢,兩人便開始掄起板子朝著兩個撅上天的小屁股抽了下去,雖只是三指寬一米長的薄竹板,到底也比戒尺威力要大,且竹子打人聲音本來就清脆,大廳又空曠又安靜,兩位行刑人保持著同樣的頻率,打一下停兩秒,「啪、啪、啪」的聲音聽著十分嚇人,有幾個膽小的女孩兒甚至閉起了眼睛。因為已經知道了挨打時躲閃、哭叫都會加罰,兩個女孩兒都是咬牙苦忍,十板很快打完,19號女孩被勒令跪到一邊,雙手抱頭,屁股上已有了明顯的粉紅色。而9號女孩卻還有十下要挨,她皮膚本來就白,挨了20板之后明顯紅腫的臀部和白嫩嫩的大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也被丟到一邊去罰跪了。「 26號、4號、16號、29號出列,早操偷懶,每人十板,開始!」女孩兒們不敢怠慢,戰戰兢兢地走到了隊伍前面,兩人一組的站好。很快,大廳又回蕩起「啪啪」的打屁股聲和女孩兒低低的哭泣聲,除了26號姑娘實在吃疼不過向前移了一小步,被加罰了兩板之外,其他人挨完打也都跪到角落里去了。
  一時間大廳里完全靜了下來,莎姐仿佛有意安靜了一會兒才繼續說到:「全體集合,去上課吧!」第一節課為形體課,大家排好隊走向二樓的舞蹈教室,嘉歆作為一個舞蹈專業的學生,對自己能上好這門課非常的有信心。很快,形體老師走了進來,見到是一個年輕又漂亮的老師,大伙兒心里都由不得一送,看起來溫溫柔柔的老師應該不會總打人吧。只見老師手里拿了一個點名冊,可見對她們的基本情況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同學們好,我是你們的形體老師 Cindy,將和大家一起度過十天的訓練生活,希望大家能夠給予我良好的配合,前十天的訓練內容多為基本項目,難度也不是很大,只要大家努力去做都會完成的很好。好,現在大家開始跟我一起做準備活動。」Cindy溫柔的語調緩釋了大家緊張的心情,跟隨著她一起做完基本活動,確保頸、肩、腳踝、胯、腰都能保持在一個放松的狀態下之后,開始了今天的正式課程。
  首先,大家被要求站到把桿旁邊,將右腿放在上面進行壓腿,腳尖繃直,在保證左腿直立的情況下,盡量用雙手去抓自己的腳尖,這樣簡單的動作對于嘉歆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可其他女孩就不都是這樣了,有的人從沒接受過舞蹈訓練,剛下去一點兒就覺得鉆心的疼,此時Cindy的手中卻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根細藤條,看見誰的動作不標準甩手就是一藤,專打左腿膝蓋后面或者右腿腿根處,因為害怕被打,所有女孩都拼命去做,等到 Cindy說可以把腳拿下來時,有的人覺得自己的腿已經麻了,接著又壓左腿,等到雙腿壓完,有幾個女孩已經疼出了一頭的汗。 Cindy沒給大家休息的時間,又讓大家面向鏡子雙手扶在把桿上下腰,要求頭部碰到膝蓋處,鍛煉大家腰部的柔韌性。接下來又是兩人一組進行壓肩、趴青蛙等基本姿勢訓練,對于嘉歆來說都是非常容易完成的動作,她偷偷觀察了一下,她好像是這節課上為數不多沒有被抽到的學生,不禁心中暗笑起來。
  休息了十分鐘之后,第二階段的訓練開始。第二階段的訓練主要是禮儀方面的培訓, Cindy先是講解并示范了一下標準的站姿,然后命人取來了30本厚書,令姑娘們頂在頭上,書很有一定的重量,頂起來也十分辛苦,可是 Cindy并不滿足,還在每個姑娘的雙膝之間夾上了一張薄薄的紙,令每個姑娘嘴上咬住一只竹筷,保持完美的笑容和完美的姿態,要求紙、書都不能掉,站滿半個小時,這聽起來簡直就是不能完成的任務!前五分鐘還好一些,慢慢的就開始有人打晃了,可Cindy的眼睛特別毒,從鏡子里看見誰的表情不對馬上就是一藤條抽在屁股上,到了第八分鐘的時候,終于有一個姑娘因為被連抽了三下藤條而吃疼慌亂,書掉了下去,這個編號為3的可憐女孩兒長得非常漂亮,讓人看一眼就頓生憐惜之情,Cindy 卻不管這些,用手中的對講機說了句什么,門外馬上進來了一個手持皮帶的中年女子,令犯錯的姑娘手持把桿撅起屁股,一氣不停地連著抽了22下,黑色的皮帶在雪白的臀肉上肆虐,仿佛要把兩片屁股肉帶走一樣,嘴中仍咬著竹筷的姑娘疼得拼命掉眼淚但還是堅持保證著微笑, 22下抽完之后,3號女孩直接癱坐在了地上,卻又馬上被 Cindy抓了起來,頂好書繼續站。就這樣打打停停,所有的女孩都被抽一兩頓甚至更多屁股,才勉強站滿了半個小時,嘉歆也毫不例外,兩次共被抽了30下,從鏡子里看上去,整個屁股都是紅彤彤的,摸起來非常的燙手。直到下課鈴響起,還有六個女孩兒沒有站滿時間,其中就有可憐的萌萌,剛被抽了六下皮帶的萌萌,還剩下最后的六分鐘,她的臉上潮濕一片,已經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了。這才是第一天的第一節課啊!想到這兒,嘉歆不禁感覺到了絕望。
  雖然一二節課中間有半個小時,可嘉歆為了等還在罰站挨打的萌萌而耽誤了一些時間,等她們倆匆匆感到心理課的教室的時候,已經有大半學生在等待了,上課鈴聲響起時,莎姐走進了教室,沒想到心理課的老師正是莎姐。此時,她面無表情地站在教室的最前面,開始講解心理課的主要內容,第一節課的主題為「恪守自己的本分」。她向同學們介紹了許多真實的案例,有的想干涉主人的私事、有的過分關心主人的隱私、有的因被主人冤枉而委屈頂嘴,這些都是不被允許的,不管是女傭、女仆還是女奴,服從都是第一要義,要時刻以主人為重,服從命令聽指揮,不可放肆、不可僭越。好在,心理課并沒有對學生們進行責打,而是給每人發了一本厚厚的教材,要求每個人進行背誦,作為十天后期末考試的筆試內容。
  一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隨著十二點半下課鈴聲響起,同學們紛紛走向食堂,午飯同樣非常豐盛,然而考慮到用餐禮儀,餐廳里依舊非常安靜。下午第一節課是基本常識課,進入教室之后,發現老師已經早早來了,是一位年過四十的中年男人,老師的身邊還站著兩位年輕女子,穿著打扮雖然跟嘉歆她們一樣,可似乎并不是學生,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嘉歆和萌萌走進了教室。基本常識課的教室非常大,錯落有致地分布著30個圓形的墊子,就在嘉歆剛剛選好自己的位置時,老師發話了:「同學們大家好,我姓劉,是你們的基本常識課老師,今天講解的是基本姿勢常識。首先,大腿和小腿呈九十度角跪直,雙腳并攏,雙手交叉放于背后,頭看向面前的地面,這是所有同學都必須掌握的基本姿勢,在平時沒有工作或沒有命令的時候,請保持這個姿勢。」他一邊說著,他身邊的兩個女生一邊為大家做示范,大家都依葫蘆找瓢做好之后,劉老師手里拿著一根戒尺開始檢查,「啪!手抬高一點!」「啪!背不夠直!」嘉歆覺得老師的要求真是嚴格,幾乎沒有哪位學生能讓他滿意,連自己也被抽了幾下,就這樣打打停停,兩個小時的課程共教了 4個跪姿,下課鈴聲響起時,所有姑娘都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卻幾乎跪的都沒有了知覺。
  接下來的體驗課讓大家心里非常不安,體驗課的教室在二樓的一角,當時參觀的時候屋內空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現在卻整整齊齊地擺好了30張木桌,30個赤裸著上身穿著緊身皮褲的青年男子站在桌旁,大家用到了教室門口卻誰都不敢再上前一步,更別說進到教室里面了。直到上課鈴聲響起,一位同樣打扮的青年男子來到教室門口,催促大家進了教室,并讓大家按照學號站在桌子前面。當大家看到桌子上面擺著的東西時,都不禁顫抖了起來,是 5根粗細不同長度相同的藤條。最后來的那位青年男子是體驗課的老師,他稱自己為調教師,首先他講述了一下體驗課的主要內容及最后考試的內容,課堂上主要就是帶領大家體驗常用的打和罰的手段,「打」的時候希望大家好好感受每種不同的刑具打在身上的感覺,期末考試時要蒙住眼睛來判斷使用的刑具,「罰」的部分則是增強大家的忍耐力,考試時同樣的姿勢看誰做的最標準、堅持的時間最長。言歸正傳,今天主要體驗的就是五種不同的藤條之間的區別,首先要求大家都伏在桌上,雙手通過手上的皮環拷在了桌子腿上,首先是最細的一根,要求大家保持沉默,不許哭叫,隨著一聲干脆的「開始」,滿屋子響起「咻~啪!」的聲音,十下藤條統統打在了姑娘們的后背上,可見,執行的人技巧都非常高超,十道紅痕沒有絲毫重復,整整齊齊地排列在姑娘們雪白的背上,盡管是最細的藤條,但是背部的皮膚比屁股上的皮膚薄,還是使許多姑娘疼出了眼淚,接下來是 2號、3號和4號藤條,每根五下,毫不留情地抽在原有一定傷痕的屁股上,饒是嘉歆不斷給自己鼓勵要忍耐、忍耐,還是被打得呻吟不止,全部的意志力都用來抵抗疼痛,哪有心情去分辨它們的區別。 25下藤條過后,行刑者們還是拿起了最粗的5號藤條,落鞭地點改在了少女們白皙豐腴的大腿上,「咻~啪!咻~啪!」的聲音此起彼伏地響起,果然是 5號藤條,威力不容小覷,大腿上神經又比較豐富,打起來更疼,許多姑娘都控制不了自己地跳腳,然而當腳離開地面,剛挨的那一下就不算,許多姑娘挨了七八藤,一藤一條鮮紅的血印。折騰了一個小時,終于完成了今日的體驗,姑娘們都被折騰的筋疲力竭,身后的鞭傷叫囂著疼痛,卻不得不打起精神來繼續上完下半節課。
  下半節課的主要內容為「罰」,由于是第一節課,調教師還是給大家傳授了不少理論方面的知識。例如被罰的時候通常包括罰站、罰跪、罰吊等等花樣,在正式進入主人家之前,這些都是大家必須體驗的過程。考慮到早上形體課大家站得很辛苦,基本常識課的跪姿又學習得很辛苦,今天主要帶大家感受一下吊到空中的滋味。調教師將大家全部帶到三樓,將每個人通過手上的手圈吊成了「丫」字形,隨著滑輪的不斷滾動,姑娘們的腳都慢慢離開了地面,最后只有勉強踮腳才能站穩,調教師介紹這是最基礎的普通懲罰,即使是女傭在犯錯時也往往會被吊上一個小時,看在今天是第一天大家又都很辛苦的份上,帶大家體驗個最簡單的。說是簡單,其實也并不是那么好過,全身的重量基本都集中在兩個肩膀上,加上背上、屁股上、腿上還都有很新鮮的鞭痕在叫囂著疼痛,不敢發出叫聲的姑娘們只有默默地以淚洗面。半個小時過的仿佛如同一個世紀,終于熬過去了也就快到了下課的時間,幾乎快要虛脫了的姑娘們在脫離了繩索的控制后幾乎全部趴在了地上。
  吃過晚飯之后,到了一天中的最后一節課,技能培訓課的老師是個有些微胖的看起來慈眉善目的阿姨,很有媽媽的感覺,在看到她的一瞬間嘉歆瞬間想到了已去世的媽媽,上了一天課挨了無數責罰都沒有掉眼淚的她眼眶微微有些濕潤。
  因為無論是女奴、女仆還是女傭,最基本的一點就是必須熟練各種家務,對于主人提出的要求要快而好的完成,這對于嘉歆來說就有了很大的難度,千金大小姐出身的她從來都是有保姆來照料,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人又哪會做什么家務。好在這位阿姨性格非常和藹,第一節課主要教的是基本的掃地和擦地,如何能在掃地時保持優雅的儀態,如何能將地板擦得光亮又不會太滑,大家的心理也比較接受這位沒有懲罰措施的老師,盡量按照她的要求做的標準,即使還不會也努力學,包括嘉歆也是一樣。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萌萌與嘉歆呈現兩個不同的光景,萌萌一看就是經常干活的出身,老師說的所有任務幾乎都難不倒她,在下課之前甚至得到了老師的表揚。
  下課時,夜幕已經降臨,大家統一來到宿舍旁邊那個空曠的懲戒室,莎姐早已在那里等待著大家,大家進去時她正仔細閱讀著手中的一份報告單,想必是剛剛匯總的大家今天的表現。大家進去后大氣都不敢喘,默默地按照學號順序站好,雙手規規矩矩的背到身后,一天的課程受到的折磨,讓大家非常清楚地意識到在這里的日子甚至未來五年的日子將會過著一種怎樣的生活。頭頂的白熾燈開得非常明亮,死水一樣的寂靜增加了幾分恐怖的感覺,終于莎姐抬起了頭,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所有人之后開始了總結:「第一天大家表現得都還算不錯,首先是學習方面,我手里有五位老師給予你們的打分,平均分低于90分的只有13人,然后是表現方面,綜合你們從昨晚開始立規矩時的表現、早操、用餐禮儀等各個方面,分數沒有達到 A等級的也只有17個人,下面我公布一下大家的成績,課堂表現不合格的出列站到我的左手邊,生活表現不合格的站到我的右手邊,兩者都不合格的五名同學站到中間,都合格的五名同學可以回去休息了。」隨著莎姐聲音不高的宣讀,一些女生默默走出了隊伍,低著頭站到了大家的前面,嘉歆因為個人素質較高,性格又溫順,在第一天僥幸成為五名幸運兒之一,而可愛的萌萌課堂表現只得到了 84分的糟糕成績,要留下來接受額外的懲罰。
  懲罰的過程嘉歆并沒有得知,只知道40分鐘之后萌萌哭著回到了宿舍,屁股上下午藤條抽出的條狀鞭痕已經模糊不清,但整個屁股都紅腫了起來,直到第三天晚上她也被懲罰的時候她才知道,85-90分的學生要額外挨上20戒尺,80-85分的學生則要挨上40戒尺,以此類推,生活方面B等級為20皮帶,C等級為40皮帶……想必挨了一天折磨的萌萌又挨了40記,不,也許更多。回到宿舍之后兩人相擁痛哭了一陣,感情一下子親密了不少,又互相幫忙給對方的傷口涂上藥膏,萌萌的手法很嫻熟,就像經常挨打似的。嘉歆對她的身世非常好奇,好幾次就要問出口了,卻總也沒好意思,十點鐘兩人一起去洗衣洗漱之后,漫長的第一天就這樣過去了,這,才只是第一天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