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男寢室里倩女幽魂
男寢室里倩女幽魂
深夜時分的大學男生宿舍里一片寂靜,我躺在床上,一時無法入睡。
  今天是周末,室友們都回家去了,只有我一個人留在宿舍。在BBS上雖然talk得很愉快,但是一關電腦,身心都覺得疲憊已極,只想找個女孩子共暖被窩;向來孤單的我心想:春天到底什麼時候來?
  「哈羅?」
  一個女性的聲音響起,很輕,帶了點試驗性質;我張大眼望了望,隨即感到好笑;自己的房間自己清楚,哪里會有女人?唉,幻覺都出來了,擁緊棉被,還是趕快睡吧。
  「哈羅?」
  又來了,這次聽得真切,真的是女人的聲音。我幾乎跳起來,緊張地問著:
  「誰?誰在我房里?」左手摸到燈開關打開,整個房間剎時亮了起來──怪……怪了?什麼都沒有?
  那個聲音又響起來,「別慌,也不用怕。我沒有惡意的。」頓了一頓,「我來你房間的原因是……是……」
  「是什麼?」我有點顫抖著問。
  「是因為……我喜歡你……」她的聲音逐漸變細,尾音幾不可聞。「我真的很喜歡你,所以才鼓起勇氣出聲招呼;希望不要嚇著你了。」我在床上坐著,背靠著墻,棉被拉到下巴,努力的揉揉眼,沒錯,房間里沒其他人,但聲音似乎從每個角落響至……「你到底躲在哪兒?你說你喜歡我是什麼意思?」
  那聲音悠悠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為何喜歡你,算是緣分吧!我跟著你已經有一年了。喂,不用找了,你看不到我的,我根本沒有身體呀!」我呆呆地搖頭:「不對,這一定只是個夢。現在是晚上,所以我在作夢。」可是這個夢卻又如此逼真。我把棉被拉到下巴,向著空氣問:「你沒有身體?這什麼意思?你到底是誰?」
  「我只是一個精神體啦!人類都叫我們什麼來著?鬼或是幽靈啦。」「你……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不相信神鬼之類的,你不要騙我。」「你相不相信并不重要,」她調皮地說,「真的有鬼存在,而且就在這里,而且那個鬼喜歡你,想要贏得你的友誼!」
  「以這種方式開始?怎麼可能。」我被嚇得有點生氣,「你說你跟了我多久?
  一年了?跟著我上課、去圖書館、吃飯?」
  「嗯,還有上廁所、洗澡……我最喜歡你沖浴時沈醉在熱水里的樣子了。現在我最想做的,就是陪你睡覺羅!」
  「什麼?你說什麼?」我吃驚道。
  「我說:我想陪你一起睡。你要我嗎?」
  我吞了口口水,這算什麼?倩女幽魂?雖然我二十好幾了,但是跟女鬼睡覺?
  「我……我從來沒有跟女孩子睡過。」
  她帶著同情的口吻說:「這我知道,我就喜歡你的純潔嘛!所以……你希望我有什麼樣的身體呢?」
  一時反應不太過來,「你的意思是:你可以變成任何我想要的樣子?」「是的。」
  我張大嘴巴,好一會兒才說:「聽起來很不可思議。」「會嗎?為什麼?」
  「我也不曉得,反正就是覺得不可思議。這太瘋狂了,我一定還在作夢吧?
  地球上有二十五億的男人,怎麼可能單單有個女鬼半夜在我房間里,還問我希望跟哪種身體睡覺呢?」
  「其實我碰到過不少男人……只有你能讓我心動。」我真不知道是該感覺倒楣還是驕傲。「但是,為什麼你會喜歡我呢?」「人類喜歡什麼人需要理由嗎?」她不答反問。
  「我想不需要。」
  「剛好我們鬼也一樣。」她又調皮一笑,「好啦,你喜歡我長什麼樣子呢?」我有點遲疑,跟鬼玩,會不會減陽壽?但是她說話的聲音聽起來蠻真摯的,說不定真喜歡我呢!好吧,姑且一試,反正我平日行善,佛祖會保佑我的。「我喜歡……跟我差不多高的。」
  「那容易。」她說:「再來,膚色呢?」
  「膚色嘛!」我喃喃地說:「白種女人蠻不錯的,但是膚質差了些……黑女人我又不太喜歡……對了,變那種有點天然黑的皮膚,像是印度那一帶的。」
  「沒問題。頭發顏色呢?」
  「黑的。而且要又長又直!我希望你看起來有點印度女人的樣子。」「但是大多數又高又苗條的印度人五官都像西方人耶!」「真的嗎?好吧,就這樣沒關系。」
  「隨你羅!」她又問:「那你喜歡什麼樣的身材的呢?」「唔,中等胸部,大奶頭的如何?」
  她輕笑出聲。「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你竟然會喜歡這種身材的;無論如何我照做就是了。那體格呢?瘦弱的,輕盈的,還是很強壯的?」「苗條,但是帶點肌肉。」我說:「不過不要那種練出來健美的肌肉啦,是很自然運動產生的。」
  「我真不敢相信……」突然感覺好像在餐廳吩咐師父要煮幾分熟的牛排,加上多少的調味醬一樣……體毛?
  她又笑了:「對不起啦,我知道這有點瘋狂;但是我必須依你的希望產生……你希望我有腿毛、陰毛、腋毛嗎?」
  「喔!」我想了一想,然後自己也笑了。「我知道人類要自然一點比較好,但是我想要一個沒有毛的身體……」
  「好吧!我可以變成沒毛的女人。」停了會,「我要現身了哦,你準備好了嗎?」
  「等一下。」突然發現自己幾乎是脫光睡的,「先讓我把衣服穿起來。」「沒穿衣服有啥關系?我不能變衣服出來,所以我也是裸體的;再說我跟了你一年,早就把你身體看得一清二楚了。我喜歡你沒穿衣服的樣子。」我嘆了口氣,說道:「好吧。」
  就是那麼簡單;上一刻,我還孤獨地一個人待在房間里;下一刻,她冒了出來,站在我床前。就著床頭燈看,她真是美──苗條、健康的黑皮膚,小小的胸部上覆蓋著兩圈比膚色更黑的乳暈,長長的黑發如瀑布般直瀉腰際。她以皇后般的幽雅伸出手來,我遲疑了一下,迎向她的手;我又吃了一驚,原以為鬼是虛無飄渺,或是冷冷冰冰的;但是她的手卻是如此的溫暖,皮膚如此地光滑,就跟我們人類的一樣。
  她對著我微笑,然後拉我的手去碰她嬌軟的胸部。「來吧!來摸摸我,來摸摸這個你創造出來的軀體。」
  我可以感覺手在顫抖。「我真不敢相信……我是在作夢吧?」這真的不是我的幻覺嗎?她的胸部是那麼的真實,那麼地溫暖,還帶了濃濃女性身上特有的幽香。如果這是夢,那也做得太過火了一點。
  她跨了一部,坐上了床,整個身體靠在我的肩上;我可以感覺到她的乳間碰到了我上臂。她吐氣如蘭,說著:「就算是作夢也沒關系……你何不現在盡情享受,把是不是夢的問題,留待天亮再討論呢?」「好吧!」雖然親眼見到,我還是懷疑著:「喂,你不是什麼離家出走、又會變戲法的未成年少女吧?不要愚弄我哦!」
  她嘻嘻一笑,忽然又隱形了,「你看我是不是在愚弄你呢?
  她就這樣不見了,真是奇妙啊!但是在幾秒之內,有「人」輕輕地碰我;嘴唇有著潮濕的感觸,一雙手纏住我的背,兩團肉球貼著我赤裸的胸膛;我眼前的的確確沒任何東西,但感覺又如此真實……
  我躺回床上,她還是繞著我;我開始回應她的吻。她離開我的唇,開始吻我的脖子,手指在我身上恣意探索著。終於她找到了我內褲的褲帶,焦急地褪下這個障礙。我抱住看不見的她,在她背上愛撫著。
  我跨下的器具以最快的速度升起,然後被一股潮濕而溫暖的物體所吞噬。我還是看不見她,但是可以感覺出她在我的懷抱中,享受著我的處男的獻禮。這麼緊,這麼有力,像是有東西在吸 著。我全身肌肉都繃了起來。忽然,一股想像不到的痛快,像電一般流過我的身體,一陣狂喜的痙攣,好久沒有得到宣泄的白色精液像火山爆發噴、噴、再噴,一次比一次噴得更高。
  這個痛快好像持續了幾世紀之久,然後她的唇又回到我嘴巴上,胸部又貼回我的胸。我們再度接吻,這就是做愛了吧,我心想,全身骨頭似乎都軟掉了。但是在一分鐘內,下部又不安分地逐漸地挺了起來,好像剛剛沒有損失半點男性的精力,可以重來一樣。
  似乎一整晚我們都重復這樣做著,每次都欣喜,每次都完美,每次都很不可思議,而且在每次過後,我總是可以生龍活虎地馬上再來。假如這是夢,那就是我做過最不可思議的春夢了;我寧愿這樣夢一輩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