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姐弟初愛
姐弟初愛
我姐姐人長得挺好看的(在我看來,呵呵),由于長時間上學,家里的活干得少,所以人也挺白的,長長的頭發,圓潤的嫩臉,高高的乳房(這個當然只有我才知道,因為農村的女孩子都穿緊身的衣服,不象城里的女孩那樣讓自己的乳房高高聳著給人看,在外人看來農村女孩的乳房都是平平的,那是衣服勒住了的原故,而我常常鉆到姐姐被窩里去睡。

  當然不會太老實了,所以什么情況都一清二楚了,呵呵),白白的大腿(知道的原因同上),細細的小蠻腰(知道的原因不用說了吧?呵呵)本來小的時候是跟大人一起睡的,后來大了就不方便了,就和姐姐在一起睡,特別是冬天,好有個暖腳的呀,因為農村的冬天特別的冷,又不生爐子,只好多個人擠在一起睡,別人是兄弟或是姐妹在一起。我家只有我們姐弟二人,所以只有我們兩個在一起睡了(這當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呀,嘿嘿)。

  可是到了我十歲的時候,因為我姐姐都是十五歲的在姑娘了,家里覺得再和十歲的弟弟一起睡不太好,就在原來的房子東邊又蓋了座房子,讓我們分開睡,雖然我們兩個都不愿意(沒想到姐姐也不愿和我分開呀,嘿嘿),可也沒辦法,只好搬到新房子里分開睡。可是由于不和大人在一個房子里,晚上我總是跑到姐姐床去睡,天亮時在回到自己的床上,呵呵。

  那時只覺得有人做伴睡的舒服,也沒想得大得多,呵呵。農村的人睡覺一般的都穿衣服,特別是小孩子,大人睡覺也就穿個褲頭,小孩子就光著身子。小的時候睡覺時總喜歡抱著姐姐的油滑的嫩嫩的身子,為了暖和,姐姐也總是緊緊的抱著我睡,那時就算有過什么事情。我也是不記得了。呵呵。后來上學了。年齡也大了,就跟大孩子學會了擼GA,就是現在所說的手淫,那真是一種很刺激的體驗啊。

  第一次手淫的時候大概是在十歲時,這時正好是跟姐姐單獨在一座房子里睡覺的時候,這種事我當然也不避著她。到后來姐姐也幫助我進行手淫,那個感覺真是爽呀,呵呵。在剛搬進新房子的一天夜里,我又偷偷的鉆進了姐姐的曖曖的被窩里,由于這幾天上學緊張,幾天沒有手淫了,隱不住就在被窩里進行起來了。

  姐姐當然是發現了,她把手伸過來揪住我的手說:「小家伙,你干嗎呢?」我說:「姐姐,你說我干嗎呢?」邊說邊另一支手摟住了姐姐。

  「小家伙,你居然敢擼GA,小心我告訴咱娘。」「哼,你才不舍得告你的好弟弟呢,是不是,姐姐我還想讓你幫我忙呢。」「哼,你這個小色狼,凈想好事,你自己擼吧,我才不會幫你呢。」姐姐邊說邊撓我的癢癢,撓的我哈哈直笑,笑還不敢大聲的笑,光怕被大人聽到了。

  我也不顧手淫了,也手去撓姐姐奶子,我知道她的奶子最敏感,只要是在被窩里,用這一招總錯不了,當然在人多的時候我是不會用這一招的,嘿嘿。果然,姐姐很快的就投降了,「好弟弟,別再摸了,姐姐受不了了。」「那你得幫我擼。好不好呀?」

  「好,好,答應你了,小色狼。」姐姐說著,慢慢的把手伸到我的小弟弟上,輕柔的擼了起來。

  我用一只手摟住姐姐的脖子,一只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奶子,好好的享受著姐姐的服務。「姐姐我也替你摸吧?」邊說我邊把手伸向姐姐的褲頭。

  就在這時,姐姐快速的抓住了我的手,說:「小色狼,你要是再亂來,就不給你擼了。」

  望著姐姐那含羞帶怒的粉臉和微微撅起的小嘴,我連忙把她的手拉到我的小雞雞上,邊親她邊說:「好姐姐,聽你的話,不亂來了還不行嗎?快給我擼吧,難受死了。」

  「哼,那你好受的時候又給誰說了呀?小色狼。」姐姐說著又輕輕的擼了起來。

  「姐姐你擼的我真是太舒服了,你真是我的好姐姐呀。」「哼,小油嘴,怪不得小芬愿意讓你日呢,原來我弟弟這么會說呀?」「嘻嘻,這還不是跟我的好姐姐學的嗎?」

  「哼,我啥時都你了呀,真是亂說。」

  「怎么沒教我呀?每天晚上讓我摟著你睡覺,讓我摸屁股和奶子,這不是教我嗎?」

  「還說呢,你這個小色狼,每天晚上偷偷的鉆到我的床上來,又攆不走你,不讓你摸有啥辦法呀?」

  「難道我摸的你不舒服嗎?」

  「誰象你呀?小色狼一個,我只覺得的怪癢癢的,沒覺得的有多好受呀?」姐姐說著,手里的活可是一點也沒有耽誤,仍在輕輕的擼著。

  「好舒服呀,姐姐。」

  「比和小芬日B還舒服嗎?」

  「當然了,還是姐姐弄得好呀。」

  「哼,小油嘴。」姐姐羞羞的看著我說,「真是怕了你了。」突然我覺得一陣陣的舒服向下身襲來,急忙抓住姐姐的手說:「快點姐姐,我要最舒服了」說著抓住姐姐的手快速的擼了起來。

  就在那一剎那間,我就達到了快樂的頂點。啊,真是太爽了,比自己擼的舒服多了,更何況這個人還是自己的親姐姐啊,真是太刺激了。我緊緊的摟著姐姐的身子,享受著高潮的余韻。過了一會兒,我抬臉看看姐姐,只見她正紅著小臉看我呢,看見我看她就羞羞的說:「舒服了?」「嗯,」我摟著她的脖子說:「謝謝你了,我的好姐姐。」說著,又親了親她的小嘴。

  「油嘴滑舌的小色狼。快點睡覺吧,明天還要上學呢。姐姐都累了」「嗯」,我答道:「姐姐,讓我也來幫幫你吧?好不好?」「不用了,你這個小家伙,快睡吧」說著就摟住了我。

  我也把身子緊緊的貼在她的身上,把臉放在姐姐的奶子上,好柔軟呀。有人說了,你都射精了,也不清理一下就睡呀?當然不用清理了。我才十歲呀,只有高潮,沒有精子可射的。當我第一次射精的時候,姐姐和我兩個人都嚇壞了,因為姐姐雖比我大五歲,可也從沒見過真正的精子,當時兩人都嚇了一跳。不過這也是三年以后的事情了。現在我才知道,高潮是早于睪丸發育的,嘿嘿。是個大發現吧。姐姐抱著我睡著了,我輕輕摟著她,真的很感謝姐姐在我少年時期的陪伴。我們從沒有發生什么事情,只有那濃濃的姐弟深情。

  【完】